天天财经独家,速关注

今年春节注定让不少湖北人难忘,无论是回到湖北家中,还是身在外地牵挂家乡。

中国证券报记者所在的湖北省宜昌市1月24日下午全市公共交通停运,24日晚间,宜昌市发布通知,火车站、高速公路等出城通道关闭,县市之间的道路,甚至部分县市乡镇之间的道路也已封闭,人员的流动几乎仅限于步行能到达的距离。

在秭归县城,记者到处都能看见张贴的省、市、县各级政府关于此次疫情防控的通知;得益于基层政府的迅速反应和强力手段,上述要求多数已落到实处:店铺宾馆基本全部关张、基本没有不戴口罩上街的居民――尽管街上也没有多少居民,往昔相互串门走动的热闹场景不复出现,全城静悄悄的,偶尔会有广播着疫情防控指令的宣传车划破寂静……

人不出村 就地隔离

王昊是上海某高校的一名教师,因为有寒假,1月17日他便从上海回到宜昌市夷陵区的家中,但这个春节假期却被疫情打乱。

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他的老家在夷陵区一个下属乡镇,离夷陵区城区仅有十多公里的距离。他于1月23日年二十九回到老家,原本计划在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完年,25日初一当天就回到市区的家中。但除夕当晚,宜昌“封城”,不仅火车站、高速等出城通道关闭,连县市之间的道路,甚至乡镇之间的道路也封闭。

25日一早,王昊就开车准备回到城区的家中,开到中途他发现封路,只能折返老家,临时去超市采购了食品和衣物,准备在老家住下,“出不了村了,只能打持久战了”。

空无一人的街道,封闭的道路,王昊说,“电影里的场景真实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,这样的经历希望这辈子别再有了。”

人不出村,就地隔离,“我支持这样做”,王昊说,“及时阻断春节期间频繁的人员流动,早日打赢这场仗,我们才能更踏实地享受假期。”

回不了娘家 等待下一次团聚

今年春节是欧菲(化名)新婚后的第一个春节。她和丈夫都在广州工作,两人开车回到了丈夫老家湖南常德,计划在常德过完春节,初二开车从常德到湖北荆州的娘家。

爸妈每天倒数女儿和女婿回家的日子,鸡鸭鱼肉和自家制作的腊肉香肠早早准备好了,还有欧菲最喜欢吃的当地一家鸭脖店的鸭脖,因为这个味道只有小县城的那家店才有。

1月24日除夕当天上午,荆州市宣布自中午12时起,暂时关闭荆州火车站离荆通道;17时前,暂时关闭市区所有公交车、道路客运班线车、旅游包车、农村客运车辆、渡口渡船。

看到这一消息,欧菲心里咯噔一下。父母都上了年纪,担心父母的身体,她决定马上开车回家。

“你们回来也没得用,何必呢!”欧菲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她和丈夫回家。

“屋里准备了那么多菜,你们一定不要出门了”,“叫二爹、姑妈他们初二也都不要来了”……在微信上一遍遍叮嘱父母,考虑再三,听说可能彻底封路,连夜赶到荆州可能也进不了老家的县城,同时也担心路上接触的人多,欧菲和丈夫最终决定留在常德过完这个春节。

“虽然现在我们只能靠视频和家人团聚,但相信疫情会很快过去的。现在我们响应号召呆在家不动,这一切过去了我们再回家和家人团聚,一起吃妈妈做的家乡菜。”

“堆得墙高的口罩一个上午卖光”

这次疫情防护最重要的是什么?答:口罩

这次疫情防护最紧缺的是什么?答:还是口罩

中国证券报记者去了秭归县的多家药店,都被告知没有口罩售卖。

“上一批口罩还是前天到货的,整整堆了一堵墙高,一个上午就全部卖光了!”一位药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(医疗消毒用品几无存货)

(数位居民前来欲购买口罩,被告知没有存货)

记者准备购买一些消毒酒精和医护洗手液,也被告知销售一空,温度计也所剩无几。“连普通家用的洗手液,也几乎卖光了”。一家药店工作人员表示。

中国证券报记者还获悉,目前无论是口罩、消毒酒精还是温度计,药店均表示已下单寻求补货,目前货源充足,但苦于疫情封城,迟迟未能发货,即使发货也未知何时能够运抵。

尽管疫情当前,不过记者从药店及普通居民处了解到,口罩价格并未出现明显上涨,整体保持稳定。政府部门也发布相关通知,并加大了对哄抬价格的查处力度。

(一家药店张贴的关于口罩等商品价格监管的警示通知)

物价保持稳定

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尚在营业的生鲜果蔬市场看到,这里的各种生活必备品、米面粮油、蔬果水产数量充足,价格也没有太大波动,不过由于疫情影响,前来选购的居民寥寥无几,从工作人员到居民都戴着口罩,严格防护。

(超市一角的茄子,据工作人员介绍是大年三十刚到的)

编辑:徐效鸿